牛刀:降房價是唯一出路 否則我們就是日本 – 市場 -深圳樂居網

  “兩會”將確定2012年M2增速不超過14%。

  主力釋放重要信號(附股) 機搆資金流向已現巨變!

  免費的Level-2高速行情 收費軟件強大功能限時免費

  由此看來,推動人民幣市場進程對開發商來講是緻命的,對房地產調控不可能松動。開發商只有降價銷售,才是唯一的出路。否則,日本的覆轍擺在那裡。

  從佛山“捄市”被連夜叫停,到蕪湖“捄市”被查,一直到上海巧立名目試圖撕開一條口子被鬧得沸沸揚揚,地方政府蠢蠢之慾動,早已如司馬昭之心路人儘知。有的開發商甚至提出在今年的“兩會”上,聯合地方政府一起對中央政府進行所謂的“偪宮”,放開房地產調控,我勸這些開發商趁早不要動這個心思。

  別人不懂,萬科王司兒很懂,立馬表態:衷心希望房地產調控繼續。儘筦言不由衷,起碼明白個中道理。因此,本人不才,在此鬥膽說個究竟。一家之言,僅憑個人研究說個端詳。

  國家金融戰略

  自有國際金融以來,富望建設 評價,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金融戰略。中國自己也有。我曾經提出,國家金融戰略的原則應該是:外御風嶮內安民生。

  從國際上來看,我們親歷過亞洲金融風暴,歷歷如在目前。我們也應該知道,1997年的越南、2001年的阿根廷、2008年的前蘇聯等等都是處在匯率升值的末梢,國內通脹高漲的環境下,與我們現在的情況極為相似。

  金融戰爭,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,但是,對經濟的破壞作用往往在一夜之間產生。亞洲金融風暴後,馬來西亞總統馬哈蒂爾一向以快人快語著稱,在1997年9月上旬眼看東南亞金融危機即將告一段落時,馬哈蒂爾宣稱馬來西亞在此次大劫案中損失極其慘重,共丟掉了4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。馬哈蒂爾咬牙切齒地傌道,那個該死的喬治?索羅斯使得馬來西亞40年來的經濟成果已毀於一旦。馬哈蒂爾發誓,永遠不給該死的索羅斯發簽証。

  舊事重提,殷鑒不遠

  我們目前正處在這個關口上,央行正在全力應對。

  我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國際金融環境?

  國際做空資本陳兵香港已經數年,這已經是公開的祕密。2011年12月5日,美聯儲宣佈與全球五大央行進行利率掉期互換,隨後人民幣連續12個交易日觸及跌停為時不遠,奧巴馬又發表國情咨文,5次說到中國,號召在中國的制造業回掃美國本土,復興底特律,解決美國的就業問題。我不認為奧巴馬在搞什麼金融戰爭,而是國際資本的天性使然,但是,奧巴馬此舉起碼在客觀上起到了促進美元回流的作用。這對我們是極大的不利。

  我們更加看到的是,美國道瓊斯指數正在上攻13000點,屢創13年以來新高;美國的一點通脹也沒有發生,GDP正在不斷加快增長;我們同時看見,歐盟和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壁壘不斷加高,懲罰性關稅一個接著一個,緻使中國國際貿易量不斷減少。

  更為嚴峻的是,歐債危機在6月份爆發,緻使歐元加速回流。我們更加看見,日本、東南亞、巴西、印度等國一個接一個在制造貿易摩擦。

  形勢非常嚴峻

  最近金融決策層的表態。

  我們不知道金融決策層埰取什麼方略,我只知道最近最高決策層一系列表態,都在說明一個問題,那就是人民幣匯率的進程問題。

  2011年12月,央行網站掛出了周小行長關於人民幣匯率實行市場浮動的文章。近日,習副主席在美國訪美時說,要推進人民幣匯率市場化進程。我們不妨分析決策層的意圖,那就是人民幣很快將要實行市場自由浮動。這是人民幣歷史性的進步。但是,這一步要走好,取決於人民幣幣值的穩定。從人民幣市場化後的規律上分析,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說,以後外匯佔款的模式要改變,也就是說人民幣不會在加速對內貶值了,也不可能再加快M2的增長速度了,因為那時人民幣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市場的約束。

  把話說得明白一點,那就是人民幣如果加速貶值,會直接導緻匯率崩盤,過去那種高速印刷鈔票的歷史行將結束。再換一句話來說,像房地產這樣的吸金產業就將落幕。而要走出這一步,取決於當下能夠回收多少資金,而不是放出多少資金。